登入
使用者名稱:

密碼:


忘了密碼?

現在就註冊!
主選單

正在瀏覽:   1 名遊客





#1 一輛被雙重標準對待的教職員專車
DDF 2020-04-26 22:09:30
校長好!
請問校長,您知道學校有「教職員專車」嗎?您知道搭乘這輛專車的人有哪些人嗎?
第一個問題,我想您可能需要請人說明才知道,因為那是總務處與指南客運簽約的。如果依照學校分層負責明細表來看,當年應該是經過前任校長同意才簽約蓋章的。
第二個問題,如果依照字面意思來看,您一定會說就是學校的教職員搭乘的專車,上面坐的當然是本校的教職員。
接著,學校還有藍白色的交通車,日前經過修法後,改以遞送公文為主。由於法規裡完全沒提到可以載人,因此便沒提到上車的乘客要先查驗證件。
一輛是學校與指南客運簽約專門載送學校教職員的專車,一輛是法規明定以遞送公文為主卻又同時載人的學校交通車。但是,在這次防疫的規定中卻遭受不同的對待方式。
在3月31日秘書處所發之處秘華字第1090000018號函中未提及教職員專車的乘客必須要在校門口下車查驗證件,也隻字未提交通車上的乘客要在校門口下車檢查證件,但後來卻在4月8日事務整備組所發的管制站驗證備忘錄中將總務處自己簽約且只能載教職員的教職員專車視為任何人都能搭乘的公車,與進校園的紅28公車一樣,乘客都要在校門口下車查驗證件。
在教職員專車上有二位視障資源中心工作的視障同事。在學校尚未限制外人入校之前,教職員專車可以直接開到商管大樓旁停車讓二位視障同事下車。但在限制外人入校之後,他們二位也被要求在校門口下車查驗證件再走到商管大樓。後經教職員專車上的同事向總務長反應之後,才由同為專車乘客的總務處秘書向大門口查驗證件人員告知那二位視障同事已經過她查驗,可以不必在大門口下車便可直接隨車到行政大樓旁下車。
前面已經提過,教職員專車上所搭乘的乘客都是學校的教職員,有資訊處的、財務處的、學務處的、總務處的、工學院的、理學院的、商管學院的、外語學院的、視障資源中心的,就是沒有非本校人員。我無法理解的是既然都是學校的教職員,為什麼這輛專車乘客被簽約的總務處事務整備組視為與一般公車乘客一樣在校門口必須通通下車查驗證件?而又為什麼同為乘客的總務處秘書可以為視障資源中心的乘客認證,卻不能為其他幾乎天天搭乘的同車教職員認證?專車是總務處簽約的、專車被管制是總務處加的、選擇性認證也是總務處放行的。請問總務處有必要這樣對待自己學校的同仁嗎?
反觀總務處所管理的學校交通車,以現有的法規來看,並沒規定可以載人,也因為是以運送公文為主,因此根本沒有查驗乘車人員證件的必要。在不查驗證件的規定下,車上有任何非教職員工的乘客,請問有誰知道?
交通車可以長驅直入的開進校園,車上乘客不需要在校門口下車接受查驗。教職員專車上全是學校的教職員,卻被要求在校門口下車查驗證件。如果總務處的回覆是說交通車的駕駛可以查驗車上的乘客,請問有何法規依據及查驗證據?那為何教職員專車上的乘客不能由同為乘客的總務處秘書全都一起認證?
再者,學校對於有車輛入校停車證的汽、機車也不查驗車內或機車後座乘客的證件,這樣符合現在防疫的規定嗎?大門口的警衛只看車窗上或是機車上有學校的停車證就放行,卻不問同車的乘客或是機車後座的乘客是否為教職員,這樣的作法符合防疫的要求嗎?
這樣的邏輯是:因為入校車輛有了學校的停車證,所以車上的任何人就一定是教職員工,因此不需要查驗證件;交通車亦同,因為車子是學校的財產且司機是學校的職員,所以車上的乘客就一定是教職員工,因此也不需要查驗證件;但與學校簽約的指南客運教職員專車,因為車子不是學校財產,司機不是學校員工,因此車上的乘客一定不是學校的教職員,但卻可以由同為乘客的總務處秘書為其中二位乘客認證就可以不必下車查驗證件,其他乘客就不行。
請問校長,如果您是教職員專車上的一員,每天都搭乘專車入校上班,卻被學校認定教職員專車上的乘客不是學校的教職員,再比對學校對其它車輛的作法,您如何看待學校這樣的雙重標準?
每天搭乘教職員專車的乘客幾乎是固定的,車上的乘客幾乎人人見過彼此,每位乘客都可以為車上的教職員乘客認證,如同總務處秘書為二位視障資源中心同事認證一樣。這已經可以算是所有入校車輛中最嚴謹的了。
一輛乘客身分如此明確的專車,卻不被學校認可,車上乘客的感受真的不太好。如果說當初總務處與指南客運簽約促成了教職員專車是美事一樁的話,那現在等同把車上的教職員乘客不當成教職員的作法就是倒打一耙。
任何措施都可以有彈性,就像翰林橋多開一個中午時段的出口;就像總務處秘書可以代認證二位教職員專車上的視障資源中心同事;就像法規未列出可以載人卻也載了人的交通車。一輛乘客極為明確為學校教職員的專車難道不能也有些彈性嗎?
因此,以下幾項建議作法供學校參考:
一、如果學校能接受,就委請教職員在乘車時一律由專車前門上車,刷卡兼出示證件給司機確認,就不會讓非學校教職員上車。
二、如果學校不能接受第一點,就委請專車上的幾位固定搭乘的教職員協助認證,如同總務處秘書一樣。
三、如果學校對於前二項都不能接受,就請學校大門口的查驗人員上車查驗,查驗無誤後再讓全車開進校園,最終仍在行政大樓旁下車。
最後,也請學校思考如何查驗領有入校停車證之入校汽車內的乘客以及入校機車後座的乘客,更重要的是學校交通車上的乘客改由誰查驗證件(無法規)。
沒人喜歡被雙重標準對待,但是學校將一輛乘客身分最單純的專車視為乘客身分最不單純的校外公車一樣對待,卻放過其他可能載有非校內人士的車輛,這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人員代號:127383


#2 回復: 一輛被雙重標準對待的教職員專車
orr 2020-05-04 16:49:25
有關台端之陳述,經轉請業辦單位詳查後,回應如下:

一、本校交通車係以遞送公文為主,如有空位,則可提供搭乘,惟僅限本校教職員;因座位數有限,本校駕駛向來都會過濾並查驗乘客身分。
二、防疫期間,配合訪客入校管制措施,遂請開車入校的本校教職員不得載送未受邀之訪客。擬公告重申:持有本校汽機車通行證之教職員工,務必自律,未受邀之訪客,切勿搭載入校,違者,取消其通行證。
三、本校與指南客運簽訂交通服務契約書,提供教職員及學生之交通服務需求。
(一)搭乘對象並非僅限教職員,本校學生亦可搭乘,非屬教職員專車。經詢問該班次搭乘同仁,確有學生搭乘;因與紅28公車屬性相同,故採一致性管理,於校門口下車查驗證件。另,因公車司機並非本校員工且契約內容未載明公車司機對上車乘客有驗證之義務,實不便要求司機協助驗證。
(二)陳情信述及的班次確有兩位視障人員,二人係視障資源中心職員且專案核准搭乘,基於照護之心,以特例方式允其在行政大樓下車。
四、各出入口驗證人員均為本校教職員,排班驗證期間需要謹慎確認進校人員證件,耗費人力頗多,著實辛苦,實難再安排上車驗證事宜。防疫期間,請共體時艱,期盼大家身體健康,安全度過疫期。


#3 回復: 回復: 一輛被雙重標準對待的教職員專車
DDF 2020-05-14 15:50:16
看過業辦單位的回覆之後,深深感覺該業辦單位完全自以為是且一點也不認真查證教職員專車的真實情況。
一、防疫期間,校外人士不得入校。劍潭線教職員專車既是總務處與指南客運簽約的,應該非常清楚明白專車與一般公車的差異之處。紅28公車路線是站站停,來者不拒。車上有校內人士也有非校內人士。然而,劍潭線教職員專車只停靠固定的站點,從劍潭站發車後(經常性上車的有八、九位)只停靠:福林橋站(二位上車,偶爾三位)、捷運芝山站(二位上車,偶爾三位)、石牌站(一位上車,偶爾二位)、實踐街口站(三位上車)、關渡站(二位上車,偶爾一位)以及竹圍站(有時無人上車)。除了竹圍站外,其餘站點上車的乘客,幾乎完全一樣。而司機停靠竹圍站時,大多會對候車乘客廣播該車是前往淡江大學的,也會拒絕其他非淡江大學的教職員工生上車。也只有在竹圍站才偶爾有幾位本校學生上車。依該業辦單位的回覆,本校學生在竹圍站上了車,專車馬上變成公車性質,這還有契約精神嗎?本校的學生就不算是校內人員嗎?自從本校的交通車改為小巴之後我就開始搭乘專車至今,我不曾看過劍潭線教職員專車上載著真理大學的學生、正德國中的學生、鄧公國小的學生,甚至是一般來學校郊遊踏青、拍婚紗照的情侶或買菜的大叔大嬸進校園。一輛只停靠六站的專車,可以被硬生生的說成像公車。那當初何須簽專車的契約呢?
二、我在第一次的陳述中提過三項建議,果然,該業辦單位避重就輕的不提第二個提議。既然總務處都可以基於照護之心對本校的自行約聘人員在車上做永久性的身份查驗,我就不懂了,車上的編制內教職員工為什麼無法獲得總務處同樣的照護之心?我提的第二個提議正是由車上的教職員工協助認證,如同總務處的秘書為二位視障資源中心的自行約聘人員認證一樣。如果同樣是劍潭線教職員專車搭乘的常客-總務處秘書不願意為同車的校內教職員工認證身份,還有其他的編制內教職員工可以協助。難道該業辦單位只信任總務處秘書卻不信任其他學校編制內的教職員工嗎?
三、如果該業辦單位只因為劍潭線教職員專車在竹圍站偶爾讓本校學生搭專車入校,就被視為等同公車性質,我們就以同樣的邏輯來看,那些申領學校汽機車停車證的教職員工騎車或開車載著家人進校,或是被家人載進學校,是否也能被視為計程車性質或UBER性質呢?每天有多少輛領有停車證的汽機車載著非校內人員入校又再出校,難道該業辦單位不知道嗎?該業辦單位得過淡江品質獎,所屬單位員工的品管圈也履履得獎。為什麼在這件事上不能以實事求是以及PDCA的精神去改善呢?目前看來就只做了PDA,直接跳過了C。
四、該業辦單位希望領有汽機車停車證的教職員工本著自律的精神不要搭載未受邀的訪客,但是在大門口管制站卻只看車上是否有停車證而不是確實要求車輛搖下車窗查看車內是否有非校外人士,如此真能管制到非校內人士嗎?我也看過校內職員的家人開車載著職員入校後又離校。這樣的模式與劍潭線教職員專車有何不同?為什麼車上乘客極單純的劍潭線教職員專車乘客每天都要在大門口被要求下車查驗證件,而那些被汽機車載進來的就不用呢?一張停車證的效力竟然比不上契約?專車的司機都還會認識專車上的乘客,也知道要廣播該車為本校專車且會拒絕搭載非本校教職員工呢!

臺北市內每天有許多不同學校的專車穿梭在馬路上,但是從來沒有一位非本校的乘客搭著本校劍潭線教職員專車進入校園。既然名為專車,就常識上,應該就不會像公車一樣的可以隨便載人,也不會有乘客隨意搭乘別校的專車。依據PDCA的精神,業辦單位不是應該確實的搜集證據查證嗎?為什麼可以僅憑一人的認知與少量的訊息,就直接判斷劍潭線教職員專車等同公車?劍潭線教職員專車上的職員們被這樣對待,真是情何以堪!學校既然簽了專車契約是為了服務教職員工,到頭來卻又不相信專車上的乘客是本校教職員工。這邏輯是怎麼看怎麼怪。
最後順帶一提,我看過學生事務處透過OA為學生專車宣傳過,生活輔導組的網站上也有學生專車的專頁;我看過總務處透過OA為那輛堪稱以遞送公文為主的交通車停駛宣傳過;但我就是從未見過總務處透過OA為這輛簽約服務教職員工的劍潭線教職員專車宣傳過,也找不到任何一位負責專車業務的承辦人員,更找不到任何一個與專車有關的網頁。如今,專車會被如此對待,似乎也是有跡可循。

人員代號:127383







[高級搜索]